这些年,我们误会郭德纲了

“一去残冬晓日红,三杯泪酒祭苍穹。鸡肠曲曲今何在,始信人间报应灵。” 2013年11月20日下午,郭德纲在社交媒体贴出一首这样的打油诗。 这一首打油诗引起了舆论批评。因为在11月1

这些年,我们误会郭德纲了

“一去残冬晓日红,三杯泪酒祭苍穹。鸡肠曲曲今何在,始信人间报应灵。”

2013年11月20日下午,郭德纲在社交媒体贴出一首这样的打油诗。

这一首打油诗引起了舆论批评。因为在11月19日北京电视台台长王晓东因病去世。

郭德纲这首打油诗被很多人解读为在暗讽王晓东。

死者为大,不管之前有多大的恩怨,郭德纲这样的行为显得没有气度和风范。

郭德纲和北京台的过节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过去,当年因为徒弟和北京台的记者发生冲突,郭德纲坚决维护徒弟,一句软话也没说。

结果,郭德纲和德云社遭全面封杀,舆论一片围攻,演出被停,连音像制品都下架,德云社几乎陷入绝境。

冯小刚看不过去,公开力挺郭德纲,说了一句:歉也道了,人也抓了,都掉井里了就别扔石头了,你们强大有势力说掐死谁就掐死谁,真不知道谁是恶势力?

这些年,我们误会郭德纲了

当时,郭德纲真的是四面楚歌,看上去就是两字:完了!如果他少一点韧性,估计就没有今天的郭德纲。

情理虽相同,但郭德纲当时所经历和面对的,外人谁也无法真正地做到感同身受。

只是那段经历带给他的伤害都能想象得到,以至于郭德纲在王晓东去世后公开做出打油诗以含沙射影。

郭德纲有句很经典的话: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你一定要大度的人,就是这种人你要离他远点,雷劈会他的时候会连累你。

之所以说这句话,就是因为很多人或私下或公开劝他要大度一点。

不够大度,应该是郭德纲给人最明显的一个负面印象吧。即使喜欢听他相声的人也会有这种感觉。

在他的相声中,有不少公开嘲讽和挤对同行的话,比如那句“我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同行们的衬托”,还有那句“高雅不是装的,孙子才是”。

郭德纲这不是四面树敌,而是“敌人”早已存在,在郭德纲未出名的那些年,被一些人狠狠地踩在脚下,用他的话说“我给你当狗,你不要,怕我咬你,你把我逼成龙了”。

郭德纲红了后,曾有人到德云社听相声,一边听一边拿小本本记,抓他小辫子,向有关部门举报。就是要打压郭德纲。

这些年,我们误会郭德纲了

想必,那些年郭德纲经历的不仅仅是挫折,应该还有屈辱。

不顾同行反对,坚持要收郭德纲为徒的侯耀文曾经说过:“郭德纲一路走来,步步血泪,无人扶持,势必嫉恶如仇。”

主张宽容大度的人的哲学是,善于原谅,以德报怨。

但郭德纲偏偏不,在他看来,当年他们那样踩我,羞辱我,我现在翻身了,凭什幺要原谅他们。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?

郭德纲曾发文:我在书房写字,来了个串门的。他抢过笔就写:锱铢必较,心胸狭窄,小人得志,自以为是,你膨胀了,记仇报复,小家子气,应该大度,看我多好,我是圣人耶。写完把笔还给我,我满面惭愧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写下:有的人很龌龊,但他要求你伟大……

这些年,我们误会郭德纲了

郭德纲是真的小气吗?

当年,郭德纲落魄。一天晚上十点多回租在大兴的家,兜里没钱,公交车不让坐。他只好拦出租车。上车之后先解释自己不是坏人,兜里没钱,愿意用身上的表做车费。

出租车司机拒绝了,把郭德纲赶下车。郭德纲走了两个多小时,一边走一边哭。

后来郭德纲出名了,有一个采访找到了当年的那位司机,司机说挺愧疚的。

郭德纲却说:“不能怪人家,在当时那种情况下,打车没钱给块表,谁也不敢拉,都能理解。”

只有理解,没有记恨。足见郭德纲不是小气之人。

这些年,我们误会郭德纲了

当年在他最难的时候,最得意的弟子出走,出走也还罢了,还公开怼他,亲者痛仇者快。

尽管如此,郭德纲依然公开表示,出走的弟子谁要是混的不如意,想回德云社,他都会欢迎。无论是在他自己主持的节目,还是接受其它节目的访谈,郭德纲多次强调这一点。

实际上,他也说到做到,赵云侠、刘鹤春等人先后都重归德云社。尤其是赵云侠,曾因“赌气”和被“鼓动”离开,而且不止一次离开,但郭德纲都是不计前嫌。

最让他伤心的何云伟和曹云金,郭德纲同样也是愿意化干戈为玉帛。在央视春晚后台,他和曹云金所用的化妆间相邻。

演出结束后,他就坐在化妆间里等,他觉得都这幺近了,曹云金会进来打个招呼。郭德纲说,只要曹云金进门喊一句“师父”,一切都一笔勾销,就可以放下所有芥蒂。然而,郭德纲等到的只是失望。

后来,岳云鹏上春晚,他问郭德纲,若在后台遇到师兄曹云金怎幺办?

郭德纲说:“如果你们碰面,该打招呼就打招呼,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,和你没关系。”

若郭德纲真的是心胸狭窄之人,焉能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小气之人只会要求自己的人站稳立场,和自己同仇敌忾,和“敌人”划清界限。

这些年,我们误会郭德纲了

一个真正小肚鸡肠,睚眦必报的人是不可能成大事的。如果郭德纲真的是世俗意义上的小气,德云社不会有今天的枝繁叶茂。

如果说他明讽暗嘲同行,是小气。不如说是恩怨分明,嫉恶如仇。

这些年从德云社退下来的年长的相声演员,不能上台表演了,郭德纲依然每个给他们每月发2万元津贴。只因这些人曾经为德云社作出过贡献。

对于帮过自己的人,郭德纲从来都是感恩于行。师父侯耀文离世,生前买的别墅欠着贷款。

因侯耀文在别墅里过世,房子很难卖掉。郭德纲花2000万买下,将钱分给侯耀文的两个女儿。这是报恩之行,更是仗义之举。

他的另一位恩师金文声,郭德纲和他学习评书技艺。晚年,郭德纲常把老先生接到家里居住。

郭德纲小气?

连续两年的“芭莎慈善夜”,郭德纲捐款都是最多的一个,一年280万,一年210万,共捐资购买70辆救护车!

这些年,我们误会郭德纲了

今年疫情期间,郭德纲和徒弟捐款捐物,郭德纲一个人就捐款100万。要知道到现在,德云社还没有开门营业,损失惨重。试问,那些相声同行加起来有没有郭德纲一个人捐的多呢?

古语云“有仇不报非君子”,人必须要有血性,对那些伤害和侵犯自己正当权益的人,就应该进行抗争和惩罚,不能姑息养奸。

如果轻易原谅恶行,那并不是真正的大度,而是对恶的纵容,正气则不彰。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说别人小气,你知道别人究竟经历了什幺。

大丈夫当恩怨分明。《诗经》里有一句话是:“投我以桃,报之以李。彼童而角,实虹小子。”这是儒家所倡导的“礼尚往来”。固然,只记恩不记仇,值得称赞,但恩怨分明似乎更人性。

人,嫉恶如仇、恩怨分明、快意恩仇,又有什幺可指责的呢?

世间有几个人能成为圣人呢?